2022-05-31
添加义项
?
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,如李娜的义项:网球运动员、歌手等;非诚勿扰的义项:冯小刚执导电影、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。 查看详细规范>>
小说《天降财运》 这是一个多义词,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(共3个义项):

小说《天降财运》 - 天降财运小说 免费编辑

B 添加义项
?
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,如李娜的义项:网球运动员、歌手等;非诚勿扰的义项:冯小刚执导电影、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。 查看详细规范>>
所属类别 :
生肖
编辑分类

徐方孟恬的小说《天降财运》第2章,女主是孟恬男主是徐方的小说叫《天降财运》,是作者醉不乖最新写的都市异能类小说,徐方的生活陷入困境,女房东看中他年轻帅气,趁机提出了包养要求。被女房东骚扰后。天降财运最新章节列表,《天降财运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天降财运最新章节。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。徐方孟恬的小说《天降财运》第3章,女主是孟恬男主是徐方的小说叫《天降财运》,是作者醉不乖最新写的都市异能类小说,徐方的生活陷入困境,女房东看中他年轻帅气,趁机提出了包养要求。

被女房东骚扰。

折叠 编辑本段 温言穆霆琛小说叫什么名字

温言穆霆琛小说叫什么名字【推文77资源】97 温言99穆霆琛_手机_浴室_小说推荐_西红柿

《天降娇妻霸道宠》。

温言穆霆琛是柠檬味的猫的作品《天降娇妻霸道宠》中的主角,《天降娇妻霸道宠》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一场空难,她成了孤儿,他也是,但却是她父亲导致的。八岁的她被大十岁的他带回穆家,本以为那是他的善意,没想到,他是来讨债的。十年间,她一直以为他恨她,他的温柔可以给世间万物,唯独不会给她……他不允许她叫他哥,她只能叫他名字,穆霆琛,穆霆琛,一遍遍,根深蒂固。

温言穆霆琛是小说《天降娇妻霸道宠》中的主角,作者是柠檬味的猫。讲述了:一场空难,她成了孤儿,他也是,但却是她父亲导致的。八岁的她被大十岁的他带回穆家,本以为那是他的善意,没想到,他是来讨债的。十年间,她一直以为他恨她,他的温柔可以给世间万物,唯独不会给她……他不允许她叫他哥,她只能叫他名字,穆霆琛,穆霆琛,一遍遍,根深蒂固。

小说试读:

有那么一瞬间,温言似乎看到了沈介就站在自己面前。

没有任何修饰的表白话语,却让她的心微微触动着,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。

慌乱中,她下意识地挂断了电话,手足无措地望着陈梦瑶。

陈梦瑶“噗嗤”一声笑了起来,揉了揉她的头发,笑道:“早知道你会这样,放心吧,沈介早有准备,你想清楚了要怎么回应他就再联系他。”。

说完,她朝温言挥了挥手:“回去路上注意安全,明天见。”。

说完她便转身上车离开,而温言却在原地站了好久,脑海里全是刚刚沈介的那句话……。

等她回到穆宅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,温言小心翼翼的将礼盒拆开,陈梦瑶送的是一条项链,沈介送的,是手链,沈介的礼盒里还有张字条:执子之手与子偕老。

她脸颊一红,将礼盒藏到了床下的纸箱里,穆霆琛不会允许这些东西的出现,她根本不敢拿出来。

突然,刘妈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:“言言你刚回来?我去给你下碗长寿面。”。

温言急忙起身:“不用了刘妈,我在外面吃过了,您早些休息吧。”。

刘妈欲言又止,搓了搓发凉的手:“言言,少爷出差途中赶着回来,怕是想给你过生日,我看他还带了礼物回来,发现你不在家,他好像不高兴了。你怎么这个时间才回来?少爷晚饭都没吃……”。

温言呼吸一滞,苍白的小脸上掠过一抹惊慌之色,穆霆琛是不允许她在闲暇时间出去玩的,她以为他不会突然回来,所以才应了陈梦瑶的邀请。

最让她惊恐的是刘妈的形容,穆霆琛怎么可能专程回来给她过生日?礼物什么的就更不可能了。

看她害怕,刘妈握了握她的手:“别害怕,少爷又不吃人。我去给他弄好饭菜,你给他送上去,今天你生日,说两句好话,他不会为难你。”。

温言点了点头,等刘妈弄好饭菜,她小心翼翼的端上楼,腾出一只手敲了敲房门:“你在吗?”。

里面没动静,她早已习惯,穆霆琛向来话少,心情不好的时候,不搭理人是常事。

她咬咬牙推门进去,微微一怔,穆霆琛坐在落地窗前吞云吐雾,房间里笼罩着一层薄薄的烟雾,他这是抽了多少?她记得他平时几乎不怎么抽烟的……。

他的身影笼罩在烟雾中,如梦似幻,甚至连衣服都没换,身上依旧穿着西装,连头发都没乱,一丝不苟。

温言定了定神,把饭菜放下,走到一边的窗前开窗透风。

“你去哪儿了?”穆霆琛突然问道。

她浑身一僵,冷风扑面而来,直冲心头。

“我……朋友叫我出去玩了,我不知道你回来。”她声音很小,伴随着呼呼灌进窗口的冷风,她不确定他听清楚了没有。

事实证明,他听力不错:“不知道我回来?意思是我不回来你就可以为所欲为?”。

温言感觉浑身冰凉,冷得刺骨,不得已又关上了窗户:“不是……我知道错了,下次不会了。”。

她没过多解释,更不想提及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,不管什么时候,只要他不高兴,她认错就行了。

穆霆琛一声轻哼,唇角带着一抹冷笑,摁掉手上的烟蒂,起身倒了一杯酒。刚喝一口,温言怯怯的提醒道:“先吃饭再喝酒……”。

穆霆琛看了看手里的酒杯,转而走向了她:“今天你生日。”。

看着他递过来的酒,她不敢伸手接,她不会喝酒,而且……那酒杯是他专用的,他有洁癖,她根本不敢碰,更别说用了:“我……不会喝。”。

穆霆琛不悦地皱眉,下一瞬猛地捏住她的下巴,将大半杯洋酒灌进了她嘴里,她喉咙里顿时传来了一股烧灼感,**得她不住的咳嗽:“咳咳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。

在她还没缓过劲来的时候,穆霆琛突然将她揽进怀中,堵住了她的唇。

展开阅读

为您推荐

©2022 xunkaixing.com 苏ICP备18019841号-1

免责说明:本站百科词条内容由网友整理贡献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冒犯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